社科網(wǎng)首頁(yè)|論壇|人文社區|客戶(hù)端|官方微博|報刊投稿|郵箱 中國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網(wǎng)
以公民行動(dòng)建構政府責任
韓志明
《中國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報》8月03日第338期
2012-08-03

      【核心提示】隨著(zhù)民主政治的深入發(fā)展,責任已經(jīng)成為政府價(jià)值體系的核心原則。歸根結底,政府必須對公民負責,負有實(shí)現公共利益的責任。這已經(jīng)成為一條不容置疑的政治原則。但在一個(gè)利益和價(jià)值日趨多元化的社會(huì )中,實(shí)現責任的過(guò)程是復雜的,甚至是充滿(mǎn)了沖突和矛盾的。
公民行動(dòng)是指所有基于公民身份或以公民名義所采取的社會(huì )行動(dòng)。在當今中國社會(huì ),公民行動(dòng)建構政府責任的主要途徑有如下四個(gè)方面。

        責任審查與績(jì)效評估
       公民是行政權力行使的對象,也是公共服務(wù)的消費者,政府運用權力的后果都會(huì )反映到公民頭上來(lái)。因此,對于政府及其官員是否負責任,負責任到什么程度,公民是最有發(fā)言權的。
政府責任檢驗最主要的工具就是公民參與的政府績(jì)效評估。政府績(jì)效評估潮流的發(fā)展,是管理主義思潮席卷公共部門(mén)的結果。公民主體的政府績(jì)效評估,體現了以權利為主導的政治民主化趨勢,也反映了建構自下而上的責任控制途徑的努力。最重要的是,評估權是公民一項重要的直接民主權力,也是一種利益表達的方式。由公民來(lái)檢驗政府的責任性,為優(yōu)化和改進(jìn)公共服務(wù)提供了基準和參考,也為重新定位和設計公共服務(wù)指明了方向。特別是對于缺乏話(huà)語(yǔ)權的普通民眾而言,評估政府績(jì)效是發(fā)出聲音的一個(gè)重要渠道。

        權利話(huà)語(yǔ)與責任邊界
        公民能成其為公民,正是由于他享有憲法和法律所確認和保障的廣泛的公民權利。權利是公民所享有的資格、權力和自由。但沒(méi)有法律制度支撐的權利只能是空中樓閣。在現代公民權利體系中,有效的公民權利都對應著(zhù)政府某些方面的責任和義務(wù),也離不開(kāi)政府權力的支持和保障。
權利話(huà)語(yǔ)與政府責任之間具有錯綜復雜的關(guān)系。權利話(huà)語(yǔ)是政治合法性的重要基礎,因此也是實(shí)現政府責任的應有之義。確認和賦予一項公民權利,實(shí)際上同時(shí)也定義了政府的責任范圍。比如,公民知情權對應著(zhù)政府信息公開(kāi)的權利;承認民眾的受教育權、住房權和健康權等權利,也就意味著(zhù)政府必須要承擔起住房和醫療保障等方面的巨大責任。
隨著(zhù)我國民主政治的發(fā)展,公民權利意識逐漸覺(jué)醒,公民權利的話(huà)語(yǔ)日益成為政治意識形態(tài)的重要組成部分。黨的十七大明確提出,要保障人民的知情權、參與權、表達權和監督權,進(jìn)一步推動(dòng)了權利觀(guān)念的深入人心。與此同時(shí),在科學(xué)發(fā)展觀(guān)的指導下,以人為本的執政理念逐步得以踐行,黨和政府大力推行的各種民計民生工程,為政府責任做了具體而生動(dòng)的注腳。
輿論圍觀(guān)與監督問(wèn)責
        公民個(gè)人的力量往往是非常微弱的,個(gè)人的行動(dòng)也很難對政府產(chǎn)生影響。不過(guò),一旦事情得到新聞媒體的曝光,形成了強大的輿論壓力,就在某種程度上改變了公民與政府之間不對稱(chēng)的權力格局,促使某些社會(huì )問(wèn)題進(jìn)入社會(huì )公眾的視野,為建立政府議程創(chuàng )造了有利條件。
        隨著(zhù)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快速普及,中國已經(jīng)擁有世界上人數最為龐大的網(wǎng)民。網(wǎng)絡(luò )技術(shù)具有平等性、開(kāi)放性和交互性等特性。在網(wǎng)絡(luò )的虛擬世界中,人們身處各方,素不相識,但是一旦發(fā)生了某些震撼性的事件,比如官員貪腐、官民沖突和重大災難事故等,這些特定的議題就會(huì )促進(jìn)公民之間的橫向動(dòng)員和廣泛聯(lián)合,進(jìn)而醞釀成影響政府的輿論風(fēng)潮。
        近年來(lái),在一些產(chǎn)生廣泛影響的公共事件中,如華南虎事件、躲貓貓事件、杭州飆車(chē)案、周久耕事件、上海釣魚(yú)執法事件、宜黃拆遷事件等,新聞媒體積極介入,為社會(huì )公眾揭露事實(shí)真相,而動(dòng)輒數十萬(wàn)上百萬(wàn)的網(wǎng)民集體圍觀(guān),發(fā)出聲音,甚至采取線(xiàn)下行動(dòng),形成了監督政府的巨大力量,更是直接推動(dòng)了對過(guò)錯官員的行政問(wèn)責。
   

         維權抗爭與責任拷問(wèn)
        當代中國社會(huì )已經(jīng)進(jìn)入到社會(huì )矛盾的凸顯期。各種各樣的矛盾沖突已經(jīng)成為社會(huì )生活的常態(tài)。其中,拆遷、征地、環(huán)境污染、勞資糾紛、物業(yè)糾紛等都是矛盾沖突集中的領(lǐng)域。而無(wú)論是什么性質(zhì)的沖突,大都與政府的亂作為或不作為密切相關(guān),而這必然反過(guò)來(lái)要拷問(wèn)政府的責任,并要求政府采取行動(dòng)去解決問(wèn)題。
        由于社會(huì )的組織化程度很低,社會(huì )的利益聚合機制嚴重缺位,以至于大多數維權抗爭都是個(gè)體化的行動(dòng),公民與政府處于直接和面對面的沖突之中,很容易因為大量無(wú)直接利益者的參與而導致難以管控的局面。并且,由于體制內的權利救濟方式——比如信訪(fǎng)和司法訴訟等效率低下,難以得到公眾的信任,因而體制外的抗爭行動(dòng)更多成為一種無(wú)奈的選擇,并日益形成了“大鬧大解決、小鬧小解決、不鬧不解決”的博弈格局。
        總之,政府責任是非常重要的,但實(shí)現責任的過(guò)程并不簡(jiǎn)單。建立和完善社會(huì )主義法治國家,必須要建立一個(gè)對民眾負責任的政府。但要把權力關(guān)進(jìn)責任的“鐵籠子”里,僅僅依靠法律制度是很不夠的,還必須要公民積極行動(dòng)起來(lái),用權利主張來(lái)劃定行政權力的邊界,督促政府履行對民眾的承諾。這不僅有利于解決各種各樣的社會(huì )問(wèn)題,最終也有利于重建政府與民眾之間的和諧關(guān)系。
    (作者單位:天津師范大學(xué)政治與行政學(xué)院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