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科網(wǎng)首頁(yè)|論壇|人文社區|客戶(hù)端|官方微博|報刊投稿|郵箱 中國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網(wǎng)
2015年中國社會(huì )學(xué)側記
成伯清
中國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報
2016-02-03

回望2015年中國社會(huì )學(xué)的發(fā)展歷程,值得關(guān)注的一些現象似乎發(fā)生在社會(huì )學(xué)與社會(huì )之間,或可從兩個(gè)側面觀(guān)測。

 

側面一:微信圈

 

社會(huì )學(xué)在社會(huì )中的傳播,呈現出前所未有的活躍狀態(tài),而這主要是得益于移動(dòng)互聯(lián)網(wǎng)技術(shù),特別是微信。筆者所關(guān)注的直接關(guān)乎社會(huì )學(xué)的微信公眾號就有“社會(huì )學(xué)吧”、“中國社會(huì )學(xué)”、“社會(huì )學(xué)了沒(méi)”、“社會(huì )學(xué)之思”、“社會(huì )學(xué)俱樂(lè )部”、“群學(xué)書(shū)院”、“定量群學(xué)”以及具有明確單位歸屬的一些微信公眾號,還有多個(gè)圍繞特定旨趣組建的社會(huì )學(xué)朋友圈。便捷的聯(lián)系方式,構建出了真正的同行“小世界”。

 

當然,除了虛擬世界中的電子傳播之外,現實(shí)中的傳統學(xué)術(shù)媒體也大有起色。新增的數家社會(huì )學(xué)專(zhuān)業(yè)期刊,2015年發(fā)展勢頭較好。此外,眾多綜合性期刊也在謀求轉型以適應專(zhuān)業(yè)發(fā)展的態(tài)勢。除社會(huì )學(xué)期刊建立了專(zhuān)業(yè)委員會(huì )之外,一些綜合性期刊群還試圖通過(guò)相互協(xié)商有所分工而彰顯各自特色:或側重于理論社會(huì )學(xué),或側重于農村社會(huì )學(xué),或側重于環(huán)境社會(huì )學(xué),不一而足;同時(shí),又凝聚多方力量,尋求與新媒體融合以擴大傳播力度。

 

只要輕觸屏幕,不難發(fā)現社會(huì )學(xué)微信圈里及時(shí)推送的各種觀(guān)點(diǎn),富有洞見(jiàn)的研究成果,還不時(shí)遇上重被翻出的至今仍有新意的學(xué)者舊作。這種信息流通,顯然不可能僅限于同行之間,難保不傳播到一般社會(huì )之中,起到一定的啟蒙作用。按照科爾曼的說(shuō)法,現代人越來(lái)越被迫從原生的和自然形成的環(huán)境(the primordial, natural environment)走向人為建構的群體之中。結果就是我們必須置身于陌生人社會(huì ),而對于這種社會(huì ),如果不是秉持著(zhù)叢林法則的信念,而是試圖使之成為宜居的乃至美好的社會(huì ),社會(huì )學(xué)的知識和識見(jiàn)顯然大有可為。社會(huì )學(xué)成功介入眾多智庫研究即是明證。換言之,吉登斯所謂學(xué)術(shù)與現實(shí)之間的“雙重詮釋”(double hermeneutic),將會(huì )表現得日益明顯。當然,我們也不能排除布迪厄所揭示的可能,即社會(huì )學(xué)詞語(yǔ)對鮮活的社會(huì )世界產(chǎn)生抑制作用,也就是僵化的范疇和既定的看法,限制了觀(guān)照和表征現實(shí)的視角,甚至削減了行動(dòng)的選擇范圍??傊?,學(xué)術(shù)是天下公器,也可能是啟蒙利器,但若弄成拜物教的程度,恐成自欺欺人的“武器”了。

 

還有一種傾向值得注意,即“賽博空間的巴爾干化”已成為屢經(jīng)證實(shí)的網(wǎng)絡(luò )社會(huì )中的常見(jiàn)現象。社會(huì )學(xué)界也是一個(gè)社會(huì ),雖然社會(huì )學(xué)素以反思性自豪,但“相似性自戀”(narcissism of similarity)也是人之常情,互聯(lián)網(wǎng)究竟是導致整合還是分裂,未可一概而論。此外,當對矚目度的關(guān)注超過(guò)對啟發(fā)性的追求,也存在傳播大于內容的可能。

 

側面二:關(guān)鍵詞

 

社會(huì )學(xué)與社會(huì )之間的關(guān)系,更為關(guān)鍵地體現在社會(huì )學(xué)者對于社會(huì )的研究。無(wú)論是問(wèn)題意識還是分析手段,近年來(lái)中國社會(huì )學(xué)者們的表現值得肯定。但是,在各個(gè)領(lǐng)域各個(gè)節點(diǎn)穩步推進(jìn)的同時(shí),我們也覺(jué)察到社會(huì )學(xué)碎片化的趨向似在加重。簡(jiǎn)言之,社會(huì )學(xué)對于社會(huì )現實(shí)的發(fā)問(wèn)和追問(wèn),呈現出散射的狀態(tài)。

 

為了驗證這一印象,筆者專(zhuān)門(mén)統計了社會(huì )學(xué)界較具代表性的兩份專(zhuān)業(yè)期刊即《社會(huì )學(xué)研究》和《社會(huì )》在2015年所刊文章中的關(guān)鍵詞頻次。通常而言,一篇學(xué)術(shù)論文的關(guān)鍵詞,應該體現出如下方面:所研究的問(wèn)題或對象領(lǐng)域、所采用的理論或解釋模型、所分析的變量或機制,甚或所發(fā)現的現象或效應。

 

這兩份專(zhuān)業(yè)社會(huì )學(xué)期刊在2015年所刊的120篇論文中,共出現了507個(gè)關(guān)鍵詞,平均每篇4.225個(gè)。頻次最高的關(guān)鍵詞是出現于《社會(huì )》中的“社會(huì )資本”,也僅三次。在《社會(huì )學(xué)研究》中,出現兩次的關(guān)鍵詞有:“社會(huì )學(xué)理論”、“國家治理”、“道德”、“自由”、“關(guān)系主義”、“農民工”;在《社會(huì )》中,出現兩次的關(guān)鍵詞有:“文化語(yǔ)用學(xué)”、“文化社會(huì )學(xué)”、“殘障/障礙”、“社會(huì )模式”、“項目制”、“再融合”、“市場(chǎng)化”、“喪服”、“宗族”、“社會(huì )”、“自由”。

 

這兩份專(zhuān)業(yè)刊物合計出現四次的關(guān)鍵詞是“社會(huì )”與“自由”(顯然,這是兩個(gè)需要結合具體語(yǔ)境方有明確指涉的寬泛概念);出現三次的關(guān)鍵詞是“社會(huì )資本”、“項目制”、“農民工”;出現兩次的關(guān)鍵詞,除了上述所列,外加“大數據”、“民情”、“性別不平等”??傊?,除了20個(gè)關(guān)鍵詞出現了兩次以上,其余407個(gè)關(guān)鍵詞都僅出現一次。

 

或許會(huì )有人認為,上述出現超過(guò)一次的關(guān)鍵詞,多數符合我們對熱點(diǎn)問(wèn)題和概念的期待。但顯然對此不宜產(chǎn)生太多聯(lián)想。也許是對關(guān)鍵詞的提取和設置尚未達成共識,缺乏有效規范。也許社會(huì )學(xué)不能一味仿照自然科學(xué)通過(guò)關(guān)鍵詞來(lái)概括論文主旨。最為關(guān)鍵的是,我們的這種統計方式還無(wú)法準確體現實(shí)際情況。譬如,嘗試統計兩份刊物中內含“教育”概念的關(guān)鍵詞就有13個(gè)之多;內含“治理”的關(guān)鍵詞有9個(gè);內含“性別”的有8個(gè);內含“制度”的也有8個(gè),等等。

 

但是,關(guān)鍵詞的這種無(wú)序分布,從一個(gè)側面反映了社會(huì )學(xué)領(lǐng)域若干令人擔憂(yōu)的狀況。我們在基本概念和分析范式上,是否應該形成一定程度的共識?如何促進(jìn)相關(guān)知識的對話(huà)和積累?更主要的是,剛剛走上正軌的社會(huì )學(xué),是否會(huì )因各自耕耘各說(shuō)各話(huà)而失去建立健康有效的學(xué)術(shù)交流機制的機會(huì )?

 

社會(huì )學(xué)界或許是時(shí)候將社會(huì )學(xué)的眼光投向自身這個(gè)社會(huì )了,而移動(dòng)互聯(lián)網(wǎng)時(shí)代的技術(shù)手段,也許正好為我們從理論到實(shí)踐進(jìn)行社會(huì )學(xué)反思和創(chuàng )建社會(huì )學(xué)共同體提供契機。

 

 (作者單位:南京大學(xué)社會(huì )學(xué)院)